Celldweller享受ADAM Audio无比清晰的体验

ADAM使用者
Celldweller and his ADAM A5X desktop monitor in his recording studio

Celldweller为他的录音室配备了一系列的ADAM音箱

Celldweller 是成立于底特律的一个电子乐project,由多面手Klayton(乐队Circle of Dust、Argyle Park、Angeldust的前主唱和作曲人)于1999年创立。他最近一直忙活于为许多的电影和电子游戏做音频工程,同时也在创作自己的作品。自从 90年代他的作品发行后,他那种将金属乐和硬摇与底特律特有的电子乐元素结合起来的风格已经成为了他的旗帜,并大量被电影和电子游戏所采用。他在2008 年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唱片公司FiXT,并发行了自己的完整概念专辑。同时,他也是ADAM音箱的老司机,最近也为自己的录音室增添了 A5X, A7XA8X,还有一个强劲的Sub12超低音音箱。

克 莱顿谈了一下自己最近的工作,他说:“目前,我在为《忍者神龟2》做电子配乐,刚刚搞定了彼得博格最新的电影《深海浩劫》。我现在也在做即将上映的《沙 丘》的工程,也和我朋友汤姆沙尔塔合作,在为微软的游戏《杀手本能》做配乐。”在这一个个紧张的项目里,他信赖ADAM的监听音箱,俨然是他无价的制作伙 伴。

Celldweller and his ADAM A5X desktop monitor in his recording studio

他说:“我第一次真正听到ADAM音箱时大概是在八年前。那时候底特律有个叫“复古国王”的地方在搞一个监听音箱对比活动,于是我就自己带了一些自 己非常熟悉的音源材料去试听。我在那试听了很多牌子的音箱,还在不同的音量下都感受了一番。最后比较才得出,ADAM的音箱是还原出来的是最好最真实的, 这就是我需要的东西。”

即使在最复杂的地方,也要有最清晰的聆听体验

克莱顿对他的ADAM监听音箱和超低音音箱都赞不绝 口,他是这样说的:“因为你从来都不需要考虑听到的声音还是不是原来的样子,ADAM的箱子让我很放心。”他认为这是ADAM特有的折叠带状高频单元和优 秀的低频单元的功劳。他作品的音轨是比较复杂的,所以他对监听音箱的清晰度层次感要求十分的高。他也在吐槽自己:“我也很想做一个’简单’一点的制作人, 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做不到。”

要知道,克莱顿做出来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来自于他那些庞大又令人羡慕的模块化电子合成器。“在我最近的专辑 《End of an Empire》里,采用了许多管弦乐的音源,还融合了Trance等各种电子乐的风格。很多时候我都会用各种合成器来找到新的灵感,不停地弹奏,直到想到 一些很有意思东西,然后就尝试着将各种得出来的素材进行组合,来作出一段完整的音轨。你知道我人生中最沮丧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改不掉推倒重来拆散重组的坏习惯,我就是感觉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所以,真的,能听到每个微小的细节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不得不说,克莱顿的工作环境还是非常令 人羡慕的:几乎是被各种各样的合成器设备360度包围着。但这也有个甜蜜的烦恼:监听音箱的“皇帝位”必须要够宽够大。这也是克莱顿为什么选择ADAM的 原因:ADAM监听音箱的最佳聆听范围是十分宽阔的。他说:“在制作第一张专辑时,我刚开始更多地采用硬合成器,所以我就经常需要360度地转来转去操作 各种设备。而在ADAM的帮助下,我发现我无论在哪个位置都能聆听到最佳的立体声,这下子我就不用必须在调音控制台前好好地坐着了。”

Celldweller and his ADAM A5X desktop monitor in his recording studio

克莱顿还认为ADAM音箱将音乐呈现得十分真实。他说“我现在还会有时将自己的作品放到车上的音箱去试听,确保不仅是在录音室才有自己想要的效果。事实也证明,我用ADAM的音箱来工作时,如果能做到无论在高音量抑或是低音量都能有效果,那么久肯定在哪里听都会有效果。”

克 莱顿也在用ADAM的音箱来帮他将Celldweller的作品进行重制。他说:“最近我买回了自己头五张专辑的版权,那还是我在Circle of Dust时期的作品,他们令我成长了不少,没有这些作品就没有今天的Celldweller。所以我最近在重制这些作品,打算将它们与一些从未发布过的长 达六个小时的内容一起发行。你要知道,在25年前,我是用一部只有1M内存和40M硬盘容量的Mac Classic电脑,和一个单声道的只有2M内存的Ensoniq EPS-16采样器来创作的。因为这些硬件的缺陷,我那时从来都不能获得我想要的声音,而那时候我太蠢了,什么都不懂,竟然没有意识到这是设备的问题!如 今通过ADAM的音箱来听回以前的作品,我更清楚了要如何改进它们。听过重制版的朋友们都说就像是在听全新的音乐一样!”

关于Celldweller

Celldweller 是克莱顿的个人制作代号,意为“细胞寄居者”。本文为上一年(2016年)的报道,如今克莱顿已经将他的代号改为了“Scandorid”。他出生于纽约 市,在底特律进行他的音乐生涯。他的音乐融合了重型音乐、交响乐与各种不同风格流派的电子乐、舞曲,成为了一个独特的音乐标志。他最近的个人音乐专辑为 《End of an Empire》,同时也参与制作了许多电影、电视节目和电子游戏的音乐制作,如《碟中谍4》、《刺客信条2》等等。他会定期发一些关于制作过程的想法见解,同时还在他的油管频道上主持“问问Celldweller”这个问答活动。可以浏览他的网站获取更多信息!